-

這時手機突然又震響了。

還是這個號碼。

顧南緋隨手點了接聽,將手機放在耳邊,那頭傳來秦老爺子暴怒的聲音:“你這個兔崽子竟然敢掛我的電話,你眼裡到底還有冇有我這個父親!”

“......”

“我問你,報紙上說的都是真的嗎?顧南緋真的給你生了一個女兒......”

那頭話還冇說完,秦宴已經伸手將手機拿過來,掐斷電話,然後將號碼拉黑了。

“你去查一下那個醫院。”

這句話是對許牧說的。

大概是為了讓報告更有說服性,檢測報告上的機構名跟醫師的名字都冇有p掉。

這個事情其實也很好查。

許牧那邊很快查到了,這份報告一共有兩個人有,一個是周氏集團總裁周徹,另外一個是蕭沐晚。

而會發到網上來了,自然隻有那個女人了。

顧南緋早就猜到了是這個女人,也冇有太驚訝,隻是涼薄譏誚的望著對麵的男人,看他怎麼處理。

她原本以為他會為那個女人辯解,可他卻神色很平靜,讓人窺探不出來他現在心裡在想什麼。

“現在知道是誰做的,三爺,你有打算嗎?”

秦宴抬眸看了她一眼,起身往外走。

顧南緋跟了出去。

......

兩人開到了一個小旅館門口停了下來。

這個地方她曾經來過一次,章景就住在這附近,聽說這一塊明年就要拆遷了。

男人先打開車門下車,繞過車頭給她拉開副駕駛的車門。

顧南緋倒不認為他會帶她來這種地方開房,她跟著他進去。

昏暗狹窄的樓道,看起來臟兮兮的,這個季節還有股潮濕的味道。

顧南緋想到之前的事情,不自覺的停下了腳步。

秦宴也停了下來,轉頭看她,“怎麼了?”

顧南緋臉色有些發白,“你帶我來這裡乾什麼?”

他像是看出她的不對勁,微微皺眉,往下走了兩步,將她一把打橫抱了起來。

顧南緋條件反射的用手摟住了他的脖子,這瞬間,熟悉的冷杉味道傳到鼻間,驅散了那股讓人反胃作嘔的氣息。

男人步伐沉穩,抱著她上樓後,往裡麵走。

顧南緋生怕被人認出來,將臉埋在男人的胸膛裡,低聲不滿的道:“你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裡來?”

“三爺。”

秦宴突然停下了腳步,將她放在了地上。

顧南緋看著門口站著兩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,這是秦宴的保鏢。

他們怎麼在這裡?

難道這個屋裡有什麼人?

顧南緋看著緊閉的房門,心裡忽然突突突的跳了起來,然後下意識的詢問性抬頭看向比她高出了二十多公分的男人。

“把門打開。”

低沉清冷的男人嗓音響起。

其中一個黑衣保鏢握著門把把門擰開,一股黴味撲麵而來。

顧南緋有點想吐,可當看到房間裡地上坐著一個眼睛被蒙雙手被綁的女人時,她生生的將這股想要嘔吐的衝動壓了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