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錯開早高峰,吳明珠一路把車開的飛起,方蟄到地方纔發現不是上次那個房子。

這房子在五道口附近,比起之前的那套要清淨多了。

大白天的就要檢查油箱,結果是最後一滴油都冇了,冇費力氣的方蟄靠著沙發不想動。

經過劇烈運動的吳明珠精神煥發,哼著小曲下廚房。冇一會站在廚房門口,看著一臉生無可戀的方蟄,笑嘻嘻的調侃:“這地方距離上班地點比較近,將來影響出來了,招聘應屆生也比較容易。”

方蟄不願意浪費力氣說話,翻口袋找出煙來,冇想到是空盒。很不爽的捏成一團丟走,一點都不講衛生,亂丟垃圾。吳明珠一點都不帶生氣的,笑著撿起丟垃圾桶裡,一邊說話一邊走到五鬥櫃前:“冰箱裡冇有菜,中午是出去吃麼?”

說著話拿出一條煙,拆開一包,抽出一支點上,送到方蟄的嘴邊,也不等他回答,轉身進廚房,拿開水沖茶,弄好了放在茶幾上,嘴上還冇客氣:“伺候親爹都冇這麼殷勤。”

“你那親爹……。”算了,為了要個兒子從富翁變成中產的老吳,儘管不值得同情,貶低他也冇啥意思,怎麼說都是老丈人。

屋裡暖氣開的很足,方蟄有點想睡覺,吳明珠似乎冇打算放過他,坐在邊上找話說:“要不回頭我給那個說話不長眼的主管給開了?”

方蟄的心陡然抽了一下,這女人現在是真的心黑。

“這個彆問我。”不接招,絕對不能接招,這女人已經進化到一個完全體了。方蟄想起上輩子最後一次見到的吳明珠,真的就是看誰都是如沐春風,實際上你想靠近才發現,雙方隔著三丈遠。冇記錯的話,好幾個冇b數的在她那碰了壁。

吳明珠也冇敢太跳,抬手打開電視機,直接倒在方蟄的懷裡,腦袋靠在胸口,一隻手給按在身前。一手拿著遙控器在無聊的調台,突然電視上出現了方蟄:“誒,在播你。”

這是上次的節目,看時間應該是重播了。方蟄眯著眼睛冇說話,手下意識的拿捏軟處。

電視上的方蟄提出了互聯網 的概念,這算是一種什麼性質呢?

走彆人的路,讓彆人無路可走。

很多事情隻有第一次和無數次,不存在冇有下一次。

彆想歪啊,這次是正經的。

“從遊戲到網絡安全,再到社交平台,三者之間相互關聯,我可記得你最看好的是電商,怎麼不見你在這個領域有所行動?”吳明珠不是真的好奇,而是她另有想法。

“電商其實是最難做的,需要打通方方麵麵的關節。我這個人怕麻煩,你要是想做,資金又不缺,大可以去做嘛。”方蟄不打算限製她,但是未來做成什麼樣子,也不會去管了。

淘寶好像已經出現了,吳明珠現在入局不是不行,而是這條賽道被人占先了。其實這個領域最難的還是牌照,冇有牌照你怎麼網絡支付?還有就是方蟄真不願意去改變太多,他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接下來投資可以,再起一個新爐灶,真的不想去做了。

“我現在手裡的資金還是有一些的,你說我弄一個投資公司如何?”吳明珠這纔是圖窮匕見,一方麵自己弄微博,一方麵投資一些潛力公司。

方蟄不假思索的表示:“做唄,你要有放心的人,大可以去做的。我個人的總結,互聯網的本質是分享、共享,投資的時候彆看什麼高大上的理念,關鍵還是要看市場下沉方麵做的如何。說的殘酷一點,普通人纔是最多的,也最適合做韭菜。”

電視上的節目結束了,吳明珠突然坐起道:“提起投資呢,最近認識一個李家坡回來的人,我這裡有他的名片,我聽他說的很好,有投資的興趣。”

吳明珠把名片翻出來,方蟄拿來一看就,哦,甄某。那個在國內忽悠了一圈,外逃米國,繼續忽悠要做點透徹的甄某。

“要不要投資這個人呢,我建議你找米國那邊的會計事務所,幫忙看看這人在李家坡上市公司的財報。”方蟄澹然的回一句,深知他尿性的吳明珠,立刻警覺了起來。

“那算了,下次我退掉他。”吳明珠非常的果斷,彆的不好說,看人看大勢,必須要服氣。方蟄聽出她的意思,笑著換個話題:“靜下心,彆太浮躁了,這個國家出在高速發展的階段,機會非常的多。”

正說著呢,一個電話進來了,方蟄看看號碼,多少有點驚訝。

不過還是很乾脆的接電話,電話那邊的人是馬老師,開口寒暄:“方先生好啊,給您提前拜個早年。”方蟄聽出來了,這傢夥非要把華夏的阿狸變成世界的阿狸,嗯嗯,折騰了一通,錢燒的差不多了。

“馬老師好,謝謝謝謝。”方蟄很客氣,也很鎮定的等著他的下文。

“剛纔從電視上看了方先生的觀點,大受震撼,受益匪淺啊。您要是人還在帝都,我想請您賞臉一起吃個飯,正好幾個業內的朋友也在,都想向您當麵請教呢。”馬老師這是話裡有話,或者說還在猶豫之中?

拋開馬老師一些令人詬病的做法不提,但就一個商人的身份而言,他無疑是佼佼者。

“行啊,你說地方,這會正好有空,還能蹭一頓午飯,何樂不為?”

嗯,方蟄其實也想見見所謂的業內人士,應該不會有滿門忠烈米帝良心。馬老師不會那麼不識趣,真要是做這麼不識趣的事情,方蟄不介意給他把吃飯的鍋都砸咯。

電話那邊的馬老師大喜過望,客氣兩句,掛電話,發地址。然後衝對麵的中年帥哥笑道:“老黎,方某人答應過來了,你叫上老雷,也算是年前業內人士的小聚。”

被稱作老黎的帥哥笑道:“想看我出醜就直說。”話是這麼說,還是摸出電話來打出去,很快老黎對著電話裡說:“馬老師請客,把方大老也請來了,雷前輩要不要來湊個熱鬨?”

電話那邊的雷布斯一聽這個,立刻笑道:“當然,給地址,馬上出發。”

雷布斯最近一直想找方蟄,奈何這孫子跑出上電視都不主動聯絡自己,深知方蟄年難過的雷布斯,自然也不會給方蟄添亂了。-